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玫瑰仙子

时间:2021-05-05 00:41:4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玫瑰庄园”倒幸好找。吴清坚到了门前,撞撞地敲敲门。打开门的是一个老管家。吴清坚说她要找“玫瑰奴”。老管家没说话的,但也也没表示拒绝。吴清坚跟随老管家进了浴室。老管家指指一个大浴缸淡漠地说﹕“要见玫瑰奴,先冲澡。”  吴清坚也没表示拒绝,所以对方并未半点恶意“玫瑰奴在那里?”吴清阿坚问。。

>>>《枪花剑雨》章节目录<<<

第七章玫瑰仙子小说

  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店小二.他送给吴清坚一朵紫色玫瑰花。还说玫瑰花主要见他。吴清坚问玫瑰花主是谁,在什么地方。店小二又不知。送花人是谁?店小二还是不知道,最后,店小二才透露一点消息:“要找玫瑰仙子先找玫瑰奴。”

  “玫瑰奴在那里?”吴清阿坚问。

  “在玫瑰庄园。”店小二答道。

  “玫瑰庄园又在哪里?”吴清坚接着问。

  店小二想了想道:“似乎是在西面。平安镇西面。

  又是西面。吴清坚赶到时已午夜。“玫瑰庄园”倒还好找。吴清坚到了门前,碰碰地敲门。开门的是一个老仆。吴清坚告诉她要找“玫瑰奴”。老仆没说话,但也没有拒绝。吴清坚跟着老仆进了浴室。老仆指着一个大浴缸冷漠地说﹕“要见玫瑰奴,先洗澡。”

  吴清坚没有拒绝,因为对方并无半点恶意,并且他已被浴缸飘出的玫瑰花香陶醉了。吴清坚不是那种一辈子不洗澡的人,但他从没有洗过如此奢侈如此香艳的澡。浴缸里飘满了玫瑰花,红的,白的,粉的,蓝的,等等。并且每种玫瑰花瓣都是在早晨太阳未出时采集的最鲜的花蕊。

  有两个妙龄少女给吴清坚宽衣。吴清坚很羞愧地拒绝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日,他不是柳下惠,可以毫不避讳地说,他也找过妓女,并且第一次去时只有十五岁。对于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他一般是来者不拒。现在,他害怕了,是看到她们清秀的脸,还是纯洁的心,又或是玫瑰的香味让他知道耻辱。他自己也不清楚,今日怎么拒绝了两位美人的好意?妙龄少女退出。吴清坚自己宽衣,浴缸里的水温正合适,在黄沙中奔波了几日能洗个温水澡,吴清坚感到无比惬意。

  客房和浴室有一条过道之隔,吴清坚洗过澡后,老仆领他到客厅后就退下。客厅不大,仅有几把椅子和一个八仙桌。但客厅的墙壁上挂满了吟诵玫瑰的诗句。比如,徐夤的“为报朱衣早邀客,莫教零落委苍苔”。杨万里的“风流各自胭脂格,雨容何私造化工。”唐彦谦的“无力春烟里,多愁暮雨中,不知何事意,深浅两般红。”尤其“不知何事意,深浅两般红。”更是意味悠然。吴清坚品诗赏花之际,庄主“玫瑰奴”从里面出来了。玫瑰奴是个五十左右的荣华老者,身着大红玫瑰袍,虽不气宇宣扬,但也不畏畏缩缩。他来到吴清坚身旁,把鼻子伸到吴清坚的身上,臭了几下,之后长长舒了口气。吴清坚很平静地看着“玫瑰奴”异样的举动,心里没有丝毫的差异。在平安镇发生的怪事太多了,似乎这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违背常理,如果“玫瑰奴”按常理出牌,吴清坚还不习惯。

  “玫瑰奴”坐在吴清坚对面,吴清坚从怀里拿出紫色玫瑰花问﹕“你认识它?”

  “玫瑰奴”看到玫瑰花后双眼放光,吴清坚看不出他内心的感受,因为在刚才的刹那,玫瑰奴脸上已有多种变化。兴奋,多疑,嫉妒,悲伤。

  “玫瑰奴”拿着花问﹕“是她给你的?”

  “应该是。”吴清坚说。

  “为什么?为什么?我等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却不及你。”“玫瑰奴”伤心地自语道。突然,他凶相毕露,双眼狠狠地睁着吴清坚,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吴清坚已经死了好多次。

  “你不可能认识她,这花一定是你偷的。你说,是不是?”“玫瑰奴”发疯似地说。

  “哈哈…”吴清坚大笑起来,像是听了一个一辈子没听过的笑话一样。笑过后说︰“在我眼里,玫瑰花只是玫瑰花。我不喜欢玫瑰花,所以不要说我偷,就是有人给我我也不会要。如果你喜欢这多玫瑰花,你可以拿去。”

  玫瑰奴舒了口气说﹕“你这朵玫瑰花是怎么来的?”

  吴清坚说﹕“我也不知道。我找你就是要弄清楚送我玫瑰花的是谁?”

  玫瑰奴脸上露出了笑容。“你不认识她。原来是这样,我说她也不可能对你有意思。你只是一个没用的小白脸,她不会喜欢你。”“玫瑰奴”说。

  “我不管她喜欢谁。我现在要你告诉我她是谁?”吴清坚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玫瑰奴”说。

  “你必须要告诉我。”吴清坚坚定地说。

  “你威胁我。”“玫瑰奴”也毫不相让。

  “随便你怎么认为。”吴清坚说,“不过我要把事情给你讲清楚。我来你这里必定是受了‘玫瑰花主’的指示,她要你告诉我,如果你违背她的命令,她会恨你一辈子。”

  吴清坚的话起了作用。玫瑰奴坐在椅子上好久没有说话,吴清坚知道他内心一定非常乱。他决定给他最后的一击,以退为进。

  “好了,我还有事,你不告诉我就算了。”

  吴清坚说完就站起身要离开。玫瑰奴就在吴清坚起身的瞬间做出了决定。

  “你有没有听过‘玫瑰花开玫瑰房,玫瑰飘香玫瑰娘’?”“玫瑰奴”问。

  “你说是‘玫瑰娘’。”吴清坚说。

  “除了她再没有人能种出紫色的玫瑰花。”“玫瑰奴”说。

  “‘玫瑰娘’在什么地方?”吴清坚问。

  “在没有玫瑰花的地方。”“玫瑰奴”说,“还有,你见到她问问没有紫色的玫瑰,浅蓝色的可以吗?”

  吴清坚没有回答他,因为在“玫瑰奴”说最后一句话时吴清坚已经离开了玫瑰庄园。

  平安镇的人没有不知道“无花阁”。“无花阁”是个不大的妓院。传说里面有个叫“玫瑰娘”的女人简直不是人。见过她的男人有说她是仙子,有说她是狐狸精,就是没有人说她是女人。能看到“玫瑰娘”一面是平安镇男人最大的愿望。为了能实现这个愿望,有人倾家荡产,有人家破人亡,有人铤而走险,有人神经错乱。据说,到目前只有三个人见过“玫瑰娘”。一个是富可敌国的周有财花了十万两黄金才和“玫瑰娘”春宵一刻,一个是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痴丐和她谈了几句,在一个就是官居一品的当朝首辅为她许了些诺言。

  吴清坚来到“无花阁”时“玫瑰娘”正在床上躺着。之前,吴清坚认为女人最诱惑人的时候是美人出浴。现在,吴清坚要改变自己的观点。有时,应该说有些女人,在床上躺着更能吸引男人,“玫瑰娘”就是这种女人。

  薄衣轻纱不掩玲珑玉体,粉面香腮,勾魂杏眼让人春心荡漾,嫩葱玉指无端惹人心扉,微微体香更是让人头昏脑胀。

  “我等了你好久了。”“玫瑰娘”轻开樱桃小口说。

  “你可以不等我。我很纳闷,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在这里。”吴清坚问。

  “这样不是更有情调嘛?”“玫瑰娘”说。

  “我明白了。”吴清坚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玫瑰娘”问。

  “‘玫瑰奴’告诉了我。”吴清坚说。

  “是吗?他告诉你什么?”“玫瑰娘”问。

  “他说你在没有玫瑰花的地方。”吴清坚说。

  “所以你就来这里。”“玫瑰娘”说。

  “是的。‘无花阁’连花都没有当然也就没有玫瑰花。”吴清坚说。

  “你很聪明。”“玫瑰娘”说。

  “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吴清坚说。

  “那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无花阁’吗?”“玫瑰娘”问。

  “我听古人说漂亮的女人可以‘闭月羞花’。所以有你的地方就不长花。”吴清坚说。

  “我漂亮吗?”“玫瑰娘”问。

  “比我想象的要漂亮。”吴清坚说。

  “你很会说话。”“玫瑰娘”说。

  “我认为说话要比杀人容易多了。我很会杀人,所以我也很会说话。”吴清坚说。

  “会说话的男人都招女人喜欢,你一定有很多女人。”“玫瑰娘”说。

  “我不是那种很会将就的男人,在没有遇到漂亮的女人前我是不会牺牲自己的信仰。”吴清坚说。

  “你遇到那样的女人了吗?”“玫瑰娘”问。

  “之前没有,之后有了。”吴清坚说。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玫瑰娘”说,“你知道,我看男人的眼光很高。”

  “我知道。因为到目前只有三个男人见过你。”吴清坚说。

  “你是第四个。”“玫瑰娘”说。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找我。”吴清坚问。

  “你想知道吗?”“玫瑰娘”问。

  “想。但我现在更想做另一件事情。”吴清坚说。

  “什么事情?”“玫瑰娘”问。

  你说那。吴清坚直视这“玫瑰娘”的半裸胴体说。

  “呵呵…你真坏。”“玫瑰娘”妩媚地笑了。

  ’我知道我不是好人,至少不是好男人。”吴清坚说。

  “女人就喜欢坏男人。”“玫瑰娘”说。

  “我可以更坏些吗?”吴清坚问。

  “随便你。”

  玫瑰娘说着慢慢地脱下身上仅有的一件纱衣。

  吴清坚慢慢走到窗前,就在他伸手要抚摸“玫瑰奴”的玲珑玉体时,外面突然嚷嚷起来。

  “玫瑰娘”叹了口气,无比失望地说﹕“我不喜欢在喧闹的环境下作那种事情。”

  “我也不喜欢。”吴清坚说。

  “麻烦你把他们赶走好吗?”“玫瑰娘”说,“我等你。”

  “我不会让你久等。”吴清坚说。

  吴清坚走出房门,外面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他们看到吴清坚走出来便涌着围住吴清坚。吴清坚似乎没有看到他们。很淡定地走向人群,人群中立刻让出一条路,吴清坚来到桌子前,他把剑放在桌子上,顺手提起茶壶,倒了杯水,他喝了口后把茶杯交给离他最近的大汉,并说﹕“不错,刚采的茶,尝一下。”

  大汉接过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他奶奶的,少给老子装蒜,说,刚才你在上面干什么了?”大汉大声喊道。

  “你说那?”吴清坚不温不火地说。

  “孤男寡女在一个屋子里当然是做那种事情了。”大汉说。

  “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吴清坚说。

  人群中一阵骚动,有人拔出兵器并嚷嚷﹕“他奶奶的,宰了这小子。”大汉也急了,他拔出刀指着吴清坚说﹕“你他奶奶的,竟然干那事,你是找死。”

  吴清坚冷冷地看着大汉说﹕“干什么事都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大汉气愤地说,“当然有了。你知道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就是为了能见玫瑰娘一面,我都等了一年多了还是没有等到,你刚来就和她那样了,你说,这对我们公平吗?”

  吴清坚很严肃地说﹕“相当不公平。不过这不公平也不关我的事。你可以找玫瑰娘理论去。”

  “我怎么去。你知道,要见她是要有条件。”大汉说。

  “你可以霸王硬上弓。”吴清坚说。

  “你奶奶的,你是耍老子,老子才不上你的当。玫瑰娘有个隐形保镖,如果玫瑰娘不想见你,你硬要去就是死路一条。前段时间就有太原五鬼强行见玫瑰娘,结果真的变成鬼了。”大汉说。

  “你知道的挺多。”吴清坚说,“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见她的。”

  “当然想知道了。”大汉说。

  “我一无钱二无权,你说我是怎么见她的。”吴清坚说。

  大汉想了想说﹕“你是靠武功。”

  吴清坚点了点头,周围的人笑了。等笑声停止,吴清坚问﹕“你们不相信。”

  大汉说﹕“不要说他们了,我第一个不相信。”

  “好,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吴清坚说。

  “你怎么证明?”大汉问。

  “你,你,你,还有你们三个。”吴清坚指着六个人说,“你们用各自的武器用力砍我,我站在这里不动,一招之内我把你们的兵器抢过来。怎么样。”

  大汉狐疑道﹕“你吹牛吧。”

  “不信你们就试试。”吴清坚说。

  其中一个高个说﹕“既然这小子找死,我们就成全了他。”

  有六人从人群中走出,拔出各自的兵器,分散开把吴清坚围在中间。其中一人喊上,六种兵器同时砍向吴清坚。在六人的兵器即将招呼到吴清坚时,六人发觉吴清坚不见了。等他们回过神时,吴清坚气定悠闲地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他们的兵器。大汉张大嘴呆呆地看着吴清坚。

  吴清坚把兵器还给大汉。

  “你相信了吗?”吴清坚问。

  大汉愣了愣后拼命地点头。周围的人如风卷残云般离开。

  吴清坚回到房间,玫瑰娘依然在床上躺着。

  “我们可以了。”吴清坚温柔地说。

  “可是我没有兴趣了。”“玫瑰娘”说,“你总不至于强行要求一个女子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吧。”

  “如果是别的女人我会,但是我不会强制你。”吴清坚说。

  “为什么?”“玫瑰娘”问。

  “我下不去手。”吴清坚说。

  “你真是个好男人。”“玫瑰娘”说。

  “现在不是谈论我是不是好男人的时候。”吴清坚说,“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

  “当然了。”“玫瑰娘”说。

  “你为什么叫我过来?”吴清坚问。

  “你不喜欢吗?”“玫瑰娘”问。

  “喜欢,但我更想知道原因。”吴清坚说。

  “我想和你合作。”“玫瑰娘”说。

  “合作,怎么合作?”吴清坚问。

  “你一定听过‘腾冲剑,紫玉丹,千年宝,富贵图’。”“玫瑰娘”说。

  “如果你在一个时辰前问我,我会告诉你我没有听过,但现在我可以肯定告诉你,我听过。”吴清坚说。

  “那你一定知道‘腾冲剑’和‘紫玉丹’的故事了。”,玫瑰娘”问。

  “没有。”吴清坚说。

  “没听过没有关系,我可以告诉你,‘腾冲剑’是一把上古兵器,三十年前‘九天神魔’曾拿着它独霸天下。‘九天神魔’死后‘腾冲剑’也失去了下落,现在江湖上又传言‘腾冲剑’就在平安镇附近,但是没有人能找到它,除非有‘富贵图’。”“玫瑰娘”说。

  “这似乎是江湖人士所关注的事,与你没有关系。”吴清坚说。

  “我还没有说完,虽然我不稀罕‘腾冲剑’,但是我想要‘紫玉丹’,传说如果女人服用了‘紫玉丹’就可以青春常驻。”“玫瑰娘”说。

  “那‘紫玉丹’又在哪里?”吴清坚问。

  “十五年前,‘醉金刚’秦风押送‘紫玉丹’时在半路丢失,传言是解雄把‘紫玉丹’劫走。后来秦风与解雄的决斗也证实了人们的猜测。现在江湖又传言‘紫玉丹’又在你手里。”“玫瑰娘”说。

  “所以你要用‘富贵图’换我的‘紫玉丹’?”吴清坚问。

  “是的。”“玫瑰娘”说。

  “我又怎么能确认你就有‘富贵图’那?”吴清坚问。

  “我是没有,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谁有,并且帮你找到他。”“玫瑰娘”说。

  “我很想知道富贵图,也很想要。但是我不能同你交换。”吴清坚说。

  “为什么?”“玫瑰娘”问。

  “因为我没有‘紫玉丹’。”吴清坚说。

  “呵呵……”“玫瑰娘”笑着说,“我不是三岁小孩。”

  “我知道。”吴清坚说,“所以我没有必要骗你。”

  “但是你也骗不到我。”“玫瑰娘”说。

  “我不用骗你。”吴清坚说。

  “也许我的提议太突然了,我会给你时间你考虑考虑,不过不要太长时间,我会失去兴趣。”“玫瑰娘”说。

  “随便你。”吴清坚边说边推开门。他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问,“‘玫瑰奴’说他没有种出紫色的玫瑰,他要我代问你浅蓝色可以吗?”

  玫瑰娘笑着说﹕“那你帮我答复他,等他死了再说吧。”

枪花剑雨

枪花剑雨

作者:春雨秋花类型:仙侠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