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独闯虎穴

时间:2021-05-05 00:41:4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少庄主的客人。”吴清坚说。  “客人?”黑衣人质疑道,“阁下也太会撒谎了。”  吴清坚不不耐烦地说﹕“你回家去禀报朱小胆,就说吴清坚来了。”  黑衣人惊疑地看了看吴清坚但是去了。半柱香,黑衣人回去了。  “少庄主在客厅等你。”黑衣人说,“随我来夜,无风,残月。。

>>>《枪花剑雨》章节目录<<<

第八章独闯虎穴小说

  次日中午,吴清坚在大厅等小蛮吃饭,好久还没有到。吴清坚让店小二到小蛮房间看一下。店小二没多久就回来,手里拿着一张字条,吴清坚打开字条:“找你的朋友,去平安山庄。”吴清坚看过字条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吃饭。

  夜,无风,残月。

  吴清坚换了身衣服便动身到平安山庄。去过一次,这次算是轻车熟路。他很容易就来到湖心小亭。还没等他缓口气,一个黑衣人从对岸湖面掠过。

  “喂,干什么的。”黑衣人大声喊。

  “你们庄主的客人。”吴清坚说。

  “客人?”黑衣人质疑道,“阁下也太不会说谎了。”

  吴清坚不耐烦地说﹕“你回去禀报朱小胆,就说吴清坚来了。”

  黑衣人狐疑地看了看吴清坚还是去了。半柱香,黑衣人回来了。

  “庄主在客厅等你。”黑衣人说,“随我来。”

  吴清坚跟黑衣人来到客厅,朱小胆果真在哪里坐着,他周围还有十多个杀手。吴清坚没等朱小胆让座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朱小胆说。

  “我们又见面了。”吴清坚说,“不过我很不喜欢这种见面方式。”

  “人生就是有好多你喜欢的事和你不喜欢的事组成。为了活下去,即便是你不喜欢的事你也要做。”朱小胆说。

  “你是在警告我这件事我没有选择。”吴清坚说。

  “你本来就没有选择。我知道你武功很高,但是你有朋友在我手上,并且还是个女人。对于女人你总是放不下。”朱小胆说。

  “你很了解我。”吴清坚说。

  “平时我不想了解别人,因为我连自己都懒得了解。但是有两种人我是不得不了解。”朱小胆说。

  “那两种人?”吴清坚问。

  “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不了解朋友你会不知所死,不了解敌人你会死无葬身之地。”朱小胆说。

  “那你是把我当做那种人了解?”吴清坚问。

  “我们原可以成为朋友,现在却不行了。”朱小胆说。

  “你不是要和我合作吗?”吴清坚说。

  “那是一天前。”朱小胆说,“现在我不需要你这个朋友了。”

  “所以你要杀我。”吴清坚说。

  “和我交往的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何况我还有更合理的杀你的理由。”朱小胆说。

  “能告诉我吗?”吴清坚问。

  “你很想知道事情的缘由?”朱小胆问。

  “有些事不需要,但有些事就很需要。比如死,至少我也好和阎王解释。”吴清坚说。

  朱小胆挥挥手,从里面走出两个人,吴清坚认识,一个是解夫人,一个是黑手诸葛。解夫人向朱小胆道了个万福后向吴清坚说﹕“吴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吴清坚说。

  “你一定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朱小胆问。

  “是的。”吴清坚说。

  “我告诉你,我不叫朱小胆,我叫解杰。”解杰说。

  我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吴清坚说﹕“你是解雄的弟弟,她是你嫂子,在这里出现就很正常了。”

  “你说的很对,只是明白的晚了点。”解杰说。

  “也不算太晚。”吴清坚说。

  “你还想活着走出这里?”解杰问。

  “我会努力做到。”吴清坚说。

  解杰又挥挥手,小蛮被押了上来,她的手被反绑着,押解她的人用刀刃顶着她的脖子。

  “如果不让你的朋友死你最好放下兵器。”解杰说。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们认识只有两天,甚至我还不知道她的大名。”吴清坚说,“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我知道你告诉我你不会在乎她的生死。”解杰说,“你说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我不知道。”吴清坚说。

  “如果你不在乎她你就不会来了。”解杰说。

  “我来只是想知道你又要耍什么手段。”吴清坚说。

  “你少废话,赶快放下剑。”解杰说。

  “我放下剑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吴清坚说。

  “那你就自废武功。”解杰说。

  “我没有选择了?”吴清坚问。

  “少废话。我数到三。”

  “一,二。”解杰不紧不慢地数着,小蛮的脸变得更白了。吴清坚看看小蛮,又看了看她身旁的解杰,想了想,慢慢地放下剑。解杰阴险地笑了笑。随后,他招了招手,一个黑衣人拿去吴清坚的剑,另两个黑衣人过去把吴清坚绑住。

  “你很合作。”解杰说。

  “我没法不合作。”吴清坚说。

  “我知道你的苦衷,一个人中了五毒软骨散就不能算是人了,至少不是活人。”解杰说。

  “为了我你没少费心思。”吴清坚说。

  “是啊,当知道你杀了我大哥后我就没睡过好觉,这几天我感觉自己老了好多,不过我的付出有了回报。”解杰说。

  吴清坚没有说话。

  解杰转过头看着解夫人说﹕“大嫂,后面就看你的了。”

  解夫人从黑衣人手中拿过吴清坚的剑,很优雅地走到吴清坚面前。

  “吴公子,我们又见面了。”解夫人柔情无限地说。

  “是,我们又见面了。”吴清坚面无表情地回答。

  “哎!”解夫人摇了摇头很无奈地说,“其实奴家真舍不得杀你。”

  “但是你又不得不杀我。”吴清坚接着说。

  “还是你了解奴家,奴家快要把你当做奴家的知己了。”解夫人说。吴清坚没有说话,解夫人继续说﹕“其实奴家没有杀过人。”

  吴清坚看着解夫人说﹕“我看出来了。”

  解夫人说﹕“奴有一次杀只兔子,你猜奴家杀过后那只兔子过了几天才死?”

  吴清坚说﹕“我现在没有兴趣。”

  解夫人说﹕“是啊,一个人在死之前会对所有的事都失去了兴趣。不过奴家可以告诉你,那只兔子三天后才死。你说奴家笨吗?”

  吴清坚说﹕“你很会杀兔子,我也相信你也很会杀人。我能有个要求吗?”

  解夫人说﹕“奴家的心很软,你说吧,说不定奴家会同意。”

  吴清坚说﹕“我希望你杀我时下手准一点,我不希望我三天后才可以死。”

  解夫人似乎有些不解说﹕“你这人真怪,让你多活几天不好吗?不过奴家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解夫人出手了,她的动作很慢,也很温柔。就像一汪泉,一滴泪,一朵花。只是这泉流的是毒水,这泪是沧海中的最后一滴,这花有吓人的刺。看着自己的剑刺向自己的心窝,吴清坚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他不怕死,从闯江湖的第一天他就准备好了死,他为自己设想过好多种死法,他会在梦中被人砍头,会在吃饭时被人毒死,会在走路时掉进陷阱。只是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剑刺死。解夫人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剑已经接触了吴清坚的身体,吴清坚似乎听到自己骨折的声音,奇怪,他没有丝毫的恐惧,真的,一点没有。死似乎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吴清坚明白自己之所以有这种愉快的感觉是要感谢解夫人的杀人手段。杀人也是一种艺术。而这种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被杀者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自己不是去死,而是去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解夫人就是这种艺术的最高表演者。

  剑继续刺,只是吴清坚没有感觉痛,这不是幻觉,尖剑在接触吴清坚是身体后突然飞了。剑自己飞了,解夫人很吃惊,更令她吃惊的事还继续发生,劫持吴清坚的两名黑衣人也飞了,只是他们在落地时没有剑轻盈,扑扑的两声很能说明两人摔的不轻。吃惊的事情依然继续,一个白衣女子从房顶缓缓而降。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很抱歉,我才疏学浅,只能借用曹植的语言简洁地形容她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从小蛮嫉妒的表情就可以得到证明。有一件事女人是非常嫉妒,那就是她遇见一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平安山庄。”解杰愤怒地问。

  “我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白衣女子说。

  “是吗?在江湖上还没有干和我这样说话。”解杰说。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我。”白衣女子边说话边用手轻屡自己的刘海。

  解杰看到白衣女子手上的黑色玫瑰时脸色大变。“你,你是‘冷艳仙子’泪痕”。

  “算你还明白。”“冷艳仙子”说。

  “我‘平安山庄’与你‘天涯阁’宿无来往,不知仙子今日大驾又为何事?”解杰紧张地问。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要你把这人给我放了。”“冷艳仙子”指着吴清坚说。

  解杰面露难色。

  “这件事恐怕恕难从命。”解杰说。

  “难道你就不怕我的‘绝命枪’?”“冷艳仙子”说。

  “仙子的‘绝命枪’那是江湖第一利器,在下自然是怕,但是家兄的仇也不能不报,否则我在江湖朋友面前有何颜面。”解杰说。

  “你是不答应了。”“冷艳仙子”怒目而问。

  “仙子不要逼我。”解杰说。

  “本仙子今天就是逼你,你又能怎样?”“冷艳仙子”说。

  解杰向他的属下使个眼神,九名黑衣人同时扑向“冷艳仙子”。好个“冷艳仙子”,她一边护着吴清坚一边与九名黑衣人战在一起。五回合后,“冷艳仙子”枪法一变,一招“凤游九天”,只见枪头闪闪,九名黑衣人应枪而倒。解杰不待“冷艳仙子”缓气就集其全身内力向“冷艳仙子”扑来,“冷艳仙子”一个后飘躲开解杰一击。解杰一击不中又开始连环进攻。“冷艳仙子”左躲右闪躲过解杰“轰天十八拳”。

  解杰原以为凭一股猛力可以把冷艳仙子击毙,谁料“轰天十八拳”用完竟没有碰到她的衣服,解杰心底一凉,拳势也就减了下来。“冷艳仙子”趁势刺出一枪,解杰慌忙躲过,不料刺出那枪只是虚招,最为致命的是随后的一掌,解杰再也没有能力躲闪,“冷艳仙子”的玉掌狠狠地拍在解杰的背上,解杰狼狈地后退几步才算站稳,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冷艳仙子”问﹕“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解杰面无表情地说﹕“你们走吧。”

  冷艳仙子转身解开吴清坚身上的绳索。就在这时,解杰突然发动机关,吴清坚只感觉脚下的地分开了,自己和“冷艳仙子”都往下沉,而头上是个很大的铁盖。“冷艳仙子”并不慌乱,她一手抓着吴清坚,使了招“梯云纵”,在铁盖落地之前飘向了安全地带。“冷艳仙子”恨解杰手段卑鄙,使了一招“凤落巢穴”,直刺解杰死穴。解杰慌乱地拉了身旁的“毒手诸葛”做挡箭牌。“冷艳仙子”的枪直刺“毒手诸葛”的腹部,“毒手诸葛”大叫一声顿时毙命。“冷艳仙子”把枪拔出,“毒手诸葛”直直倒下。

  “冷艳仙子”愤怒地看着解杰问﹕“你还有什么手段一块使出。”

  解杰彻底绝望了。

  冷艳仙子拉着吴清坚离开,吴清坚说话了。“我不能离开。”

  冷艳仙子看着他嘲笑道﹕“你真的以为他们杀不了你。”

  “我知道他们能杀我,但是我不能走。”吴清坚说。

  “为什么?”“冷艳仙子”问。

  “我是来救人,人没有救出,我怎么能走。”吴清坚说。

  “冷艳仙子”看看小蛮又看看吴清坚说﹕“你很在乎她。”

  “不是,我只是在实现我的诺言。”吴清坚说。

  “诺言?你对谁承诺了?”“冷艳仙子”问。

  “我自己。”吴清坚说。

  “冷艳仙子”看着解杰问﹕“我可以吧那个女人带走吗?”

  解杰有气无力地解开小蛮身上的绳索说﹕“你们随时可以走。”

  冷艳仙子带着吴清坚和小蛮离开了平安山庄。

  路上,吴清坚问﹕“你为什么救我?”

  “冷艳仙子”面无表情地说﹕“不为什么。”

  “是吗?”吴清坚问。

  “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可以回去。”“冷艳仙子”说。双方一阵沉默,突然,前面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冷艳仙子”大喝﹕“谁?”随即展开轻功追了过去。

枪花剑雨

枪花剑雨

作者:春雨秋花类型:仙侠状态:完结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