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 拜坟 (三)

时间:2021-05-05 00:41:4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醉酒后乱xing,看这大哥,豪放豁达开朗,对人甚是善良真诚,用大碗喝,性子也没乱多少呀?”,倍感再往上想极其不妥当,这时,虬髯客看见了他,笑道:“小兄弟是也不是又饿了?回来回来!”,静海刚要推却,虬髯客哈哈一笑,“小兄弟休要客套,我等再度相见,定是若有缘“小兄弟如知我是何人,就不肯与在下一同饮酒了,哈哈!”虬髯客大声道,竟毫不避讳,旁若无人。。

>>>《佛沉录》章节目录<<<

第四章 拜坟 (三)小说

  郭城,有两家客栈,以“醉梦楼”客栈最为有名,也最为昂贵,里面住的多是商贾名流。另一家是“君再来”客栈,为平常百姓过路住宿之所,收费甚低,还会送上一碗热腾腾的稀饭,一来天色渐晚,二是寻找遗失信件之人,静海摸摸身上仅有的几文钱,心想,何不在“君再来”客栈住上一宿。店家招呼进去,一进门,看到虬髯客正在厅中央八仙桌上用大腕喝酒,桌上放着几个荤素小菜,静海心想:“这位大哥真好酒量,我佛家有‘酒戒’,怕人酒后乱xing,看这大哥,豪迈豁达,对人甚是善良,用大碗喝,性子也没乱多少呀?”,感到再往下想极为不妥,这时,虬髯客看到了他,笑道:“小兄弟是不是又饿了?过来过来!”,静海正要推辞,虬髯客哈哈一笑,“小兄弟休要客气,我等再次相逢,自是有缘,不必言谢!来,过来陪兄弟喝酒!”,当即招呼小二加了两个好菜,又跟小二要了一个大碗,静海推辞不过,虬髯客已经把酒斟满,“哈哈,来,喝!”端起大碗竟一饮而尽。静海哪敢破酒戒,手足无措,借故推脱不喝,虬髯客嗔怪道:“小兄弟忒不豪爽!那我自己喝。”,静海甚是尴尬,只是给虬髯客殷勤倒酒,闻到酒香扑鼻,也不似师祖说的‘酒是穿肠的毒药’那么骇人听闻。

  “小兄弟如知我是何人,就不肯与在下一同饮酒了,哈哈!”虬髯客大声道,竟毫不避讳,旁若无人。

  “那又何干?不知姓名又何妨,只是一符号罢了!名闻天下又有何用,终究一副皮囊,我只在乎大哥豪气干云,心怀慈善。哪管那么多?”静海凛然道。

  虬髯客惊讶静海小小年纪经说出这等话来,自是高兴不已,引为知己。不觉间又喝了几大碗。静海看他酒量着实惊人,两坛下肚尚无醉意。但看大哥为人洒脱,不拘小节,爱慕之心渐重,恐他喝酒太多伤身,故劝道:“饮酒过多则伤身乱xing,忘大哥切勿再饮。”虬髯客看他关心自己,甚为感动道:“大哥我生平我就喜爱两件事,一是武功,二是饮酒,以前大哥是每喝必醉,现在是不会醉了。”说完竟有些伤心。

  静海问道:“怎么了,大哥,莫不是嫌弃小弟没有陪大哥饮酒?”

  虬髯客:“与兄弟无关,只是想起一件伤心之事,三年前,我路过一个破旧村庄,看到前面一个老妇,便前去问路,谁知走到跟前,看见她不停啜泪,问过之后知道,这名老妇有一个儿子,上山砍柴不幸坠入山谷,等村民将他救上来,见他全身伤痕累累,需尽快救治,老妇人家境贫寒,邻人凑的钱仅够抓一次药,我遇见老妇时,她儿子已经断药三天了,看到儿子生命垂危,老妇自是心急如焚。我当时甚是怜悯她,将身上的仅有的二两银子全给了她,并跟她到家里看看她的儿子,见过之后,我想这种重伤非几两银子所能救治,尚需很多银两。就告诉她,先请郎中治疗,过几个时辰,定将所需银两送来,老妇自是感激不已。我随后骑马赶紧回去取银两,谁知在一酒肆遇见了旧故,心想少喝一点,量也不会误事,几碗之后,不能把持,与朋友斗起酒来,也不知喝了多少碗,酩酊大醉,在客栈昏睡一天,醒来之后,猛地想起老妇,再也来不及回去取银子,就近在当铺用剑当了十两银子,快马回到村庄老妇家,老妇告诉我,因为钱不够,附近郎中抓了几副药就拒绝继续救治,儿子已死去两个时辰了。我当时自是懊悔万分,迁怒于郎中惟利是图见死不救,将他一脚踹死。自己从此不再和人斗酒,就没有再喝醉过。”言毕,十分伤心,叹息不已!

  静海柔声安慰他道:“大哥菩萨心肠,能做到对毫不相干的人赠送银俩已是很难得,别再责怪自己,只是随便杀人不可。”

  虬髯客正待争辩,这时闯进三个人来,态度相当蛮横,“小二,好酒好菜,快给大爷送上来”。静海一看,识得三人是刚才的三个柔然人,每人头上起了一个包。只见三人把弯刀扔在八仙桌上,看见虬髯客和静海,相互低估了些什么,虬髯客小声对静海说:“快走!”,静海心想:“倒霉!他们三个怎么在这里出现,看来是冲我来的,他们肯定以为这位大哥和我是一伙的,我一跑肯定迁怒于他,那他岂不比我更为倒霉?”,当即对虬髯客摇了摇头。这时其中的一个柔然人,高声道:“哈哈,想逃,哪有那么容易!”话没说完,筷子一扬,只见虬髯客亦是举起筷子一夹,静海看到筷子夹住的是一粒花生米,正惊骇时,听到虬髯客说“还你”,花生米直向那人射去,那人忙拿起弯刀一挡,当的一声,花生米撞的粉碎,碎末溅了另外两人一脸。三人当即恼羞成怒,拔刀冲了过来,虬髯客身形一动,拉起静海跳到门外,动作极是敏捷,朗声道“酒家,银子回来给你。”,虬髯客对静海说:“兄弟快往西去,后会有期。”言毕朝东跃去,静海心想:“也好!他们冲我来的,自然要追我,那么这位大哥自然就无恙了。”,当即向西跑去,谁知跑了几步,三个柔然人根本没有追他,提着弯刀向东追去,静海甚是担心,也往东跟了过来,转眼,几人已脱离了静海的视野,可见四人的轻功甚是高超,静海只有边跑边寻,他虽然内力极强,精力充沛,但根本不会轻功,只是身形较常人敏捷罢了,往东走了半个时辰,已出了城郭,还是没有一点踪影,心下担心虬髯客的安危。

  静海看到雪地上有四个人的脚印,只是有一个跟其他三个明显不同,由于雪下的极大,脚印相当浅显,静海怕跑慢了再也看不到地上脚印,全力往前跑了大约一里左右,听到“当,当,当”,是武器相撞发出的声音,静海赶紧加快了脚步,看到前面三个柔然人将虬髯客围在中间,正夹击虬髯客,只见虬髯客胳膊依然受伤,衣服被划了一个长口,鲜血滴到雪地上,甚是刺眼。三个柔然人也是身体上多处刀伤,虬髯客一把长刀舞的密不透风,力道沉稳勇猛,三个柔然人竟一时攻不进去。

  这时,其中一个柔然看见静海,竟撤出朝静海奔来,虬髯客大惊,想赶去施救,这时后面的柔然人用一根黑色绳索,朝虬髯客脚下甩去,缠住了虬髯客的脚腕,用力往后拽,虬髯客脚下踉跄,慌忙用长刀朝绳索砍断,另一个柔然人砍中了虬髯客胳膊,虬髯客长刀几乎脱手,但看他不顾刀伤,纵身一跃,落在静海前面,胳膊上鲜血直流,将雪染红一片,三人把他俩围在中间。

  虬髯客问:“小兄弟,怕不怕?”,静海道“与大哥一起,死有何惧?”,但又愤愤地对三个柔然人道:“你们三个杀性如此之重,当不会有什么好善果。”。

  其中一个柔然人嘿嘿一笑:“呸!我们又不是和尚,要什么善果!还不快束手就擒”,虬髯客怒道:“无耻肖小,如果我不是受内伤,竖子早已毙于我的刀下,还罗嗦什么?”,一手护住静海,静海大为感激,心想自己连累了大哥,现在再也不能连累他,当即内力集于双掌之上,猛地一招“仙掌推云”,地上雪卷起一片,竟将面对自己的两个柔然人打坐在地,半截身子被雪掩埋,口中流出鲜血,再无反抗能力,另一个惊讶不已,自是不敢再上前来,虬髯客万没想到小兄弟如此本事,惊喜之余就要拿长刀朝地上两人砍去,静海一把拽住虬髯客,道:“大哥,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虬髯客大不情愿,但看到静海的满眼渴求,就对三个人说:“今天是我小兄弟替你们说话,罢了,走吧!”,另一个柔然人听他这么说,就扶起另两个往回一瘸一拐走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佛沉录

佛沉录

作者:袅袅墨香类型:仙侠状态:完结

古木无人径,深山难寻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多少菩提寺,一夜消匿踪。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