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雏菊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与你千般好 > 结局·与你千般好

结局·与你千般好 (第1/7页)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他握过她的手,与她紧紧十指相扣,动作得更深更重。

长夜漫漫了无尽头,他甘心情愿做一叶扁舟,在她的汪洋里沉没。

*

这一晚,苏好精疲力竭却一点也不想睡。

狼藉的床单收拾去了房间角落,她被徐冽抱到浴室重新洗过澡后,跟他一起窝在崭新绵软的棉被里,一直不愿意合眼。

徐冽乐意在这些琐事上纵着她,她不爱睡,就抱着她陪她说话,把她想问却不舍得问起的事一件件告诉她,把他的过去全都坦诚地摊给她看。

他说那一年虽然很糟糕,但因为已经竭尽所能,回想起来并没有遗憾的地方。

当时医生说,妈妈仍然存在一些微意识,所以那半年,他把每一天都当作跟妈妈相处的最后一天,把所有从前没能出口的话全都讲给了妈妈听――他的矛盾,他的两难,他回忆里有关于妈**一切,还有他的抱歉。

他说,妈妈走的那一天,爸爸和姐姐都来送了妈妈。

虽然曾经撕破脸,闹翻天,彼此憎恨,可在那一天,他们抛开芥蒂,一家四口团圆了最后一次,一起完成了那场告别。

他说6结局?下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他握过她的手,与她紧紧十指相扣,动作得更深更重。

长夜漫漫了无尽头,他甘心情愿做一叶扁舟,在她的汪洋里沉没。

*

这一晚,苏好精疲力竭却一点也不想睡。

狼藉的床单收拾去了房间角落,她被徐冽抱到浴室重新洗过澡后,跟他一起窝在崭新绵软的棉被里,一直不愿意合眼。

徐冽乐意在这些琐事上纵着她,她不爱睡,就抱着她陪她说话,把她想问却不舍得问起的事一件件告诉她,把他的过去全都坦诚地摊给她看。

他说那一年虽然很糟糕,但因为已经竭尽所能,回想起来并没有遗憾的地方。

当时医生说,妈妈仍然存在一些微意识,所以那半年,他把每一天都当作跟妈妈相处的最后一天,把所有从前没能出口的话全都讲给了妈妈听――他的矛盾,他的两难,他回忆里有关于妈**一切,还有他的抱歉。

他说,妈妈走的那一天,爸爸和姐姐都来送了妈妈。

虽然曾经撕破脸,闹翻天,彼此憎恨,可在那一天,他们抛开芥蒂,一家四口团圆了最后一次,一起完成了那场告别。

他说3结局?下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最新小说: 我在御兽世界开餐厅 开局女帝做正宫 魂兽:开局先天满魂力 缝尸:放开那具尸体,让我来 棺门诡事 诡墓密码 斗贼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我凭泥塑手艺当邪神 御兽从系统开始 夺回福运后我赢麻了 七零之我带着房子穿书了 犬牙之交 逢春 接委托吗 地球人,但abo世界 金玉难养 夫郎家的咸鱼翻身了 暗旅之书 炽火难熄